圆桌对话:移动互联网模式的迭代与创新
2018年4月23-25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价值的力量”,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在名为“移动互联网模式的迭代与创新”主题的论坛上,安芙兰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周伟丽作为主持人主持了本场论坛,参加论坛的有险峰旗云管理合伙人王世雨、晨晖资本合伙人刘开锋、启赋资本合伙人屠铮、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潘翔等知名机构的投资人,众位大咖们就“移动互联网模式的迭代与创新”话题分享了各自的真知灼见。
 

\


以下为“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移动互联网模式的迭代与创新精彩实录。

周伟丽:请各位嘉宾先作一下自我介绍。

王世雨:我是来自于险峰旗云的王世雨,因为险峰本身是叫险峰长青,是2010年成立的专注于互联网天使阶段的基金,有8年的历史。险峰旗云是基于险峰长青早期大的投资平台,我们专注于A、B轮相对成长期的基金。目前整个险峰系管理的基金规模大概30亿人民币,险峰旗云第一期规模是在10亿人民币,单笔投资规模是在5000万人民币左右,是典型的A、B轮的基金。专注的方向是互联网和医疗两个大的方向。

刘开锋: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于晨晖资本的刘开锋。晨是取自于达晨的晨,晖是鼎晖的晖。我们的管理团队是来自于达晨和鼎晖,还有深创投和政府引导基金,还有来自于上市公司。整个晨晖资本的管理团队,整个团队累计的规模超过500亿。

晨晖资本2015年成立,聚焦于TMT和消费领域,现在管理的规模是20亿。我们和两家公司发起了创业基金,一个是消费基金,也与网宿科技成立了专业的TMT基金,重点投的是跟网宿科技合作的产业基金。顺带将网宿科技这一基金合作的背景做介绍,因为网宿科技是首批中国创业板上市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为整个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加速方案。网宿科技服务于中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包括BAT,网宿这样一个加速平台在为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提供加速服务时,我们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我们能够实时感知整个互联网流量的变化。因为所有互联网流量的分发都是通过终端的请求,最后通过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通过分发技术,最终分发到手机上来,我们能够感知中国有6亿、7亿的网民通过我们的平台访问我们的内容,我们能够知道当前的热点是什么,当前的流量发生在哪些领域。2015年下半年,我们当时就感受到直播流量的爆发,整个直播流量的爆发是2015年下半年,包括2016年上半年。2017年下半年我们感受到一个风口会火,就是直播在线问答,因为这个在网络上的流量快速增长。

晨晖资本和网宿科技在这方面的合作就是充分利用网宿的流量感知平台,再加上晨晖专业的资本的合作,我们能够感受到流量变化的具有成长性的企业。

屠铮:大家好!我是启赋资本的屠铮。我们的基金主要专注于产业互联网、新消费、新材料,投资阶段是天使PreA、A轮,然后目前投资了接近200家企业。我们投资的TMT细分一下,一个是产业互联网,包括什么呢?互联网+医疗、互联网+物流,互联网+供应链,大宗交易和消费。我们以互联网手段服务于其他的大数据、AI和区块链技术升级改造传统的行业。

刘博:大家好,我是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我们是专注于早期的双币种基金,我们最早的LP是高瓴资本,2015年募集了第一支人民币基金,2016年我们和明星鹿晗成立了一支专门投资于年轻人消费基金的青晗基金。我们一班人是百度的,但是我们投的比较多的是垂直人群、新消费还有产业互联网。

潘翔:大家好!我是来自于光速中国的潘翔。光速2006年进入中国,现在有三期美金和一期人民币,主要投资于A轮、B轮互联网公司,比如说拍拍贷、360,然后是企业服务青云,然后就是消费企业,比如说拼多多、点融等。

周伟丽:安芙兰资本也是投资于消费升级,最近几年投资生物医药、大健康,之前直投管理规模100亿,投资数量200个,还跟政府托管了200亿的母基金,还有20亿的债券基金,很高兴与各位交流。

2018年互联网的趋势是怎样的?

下面我想问第一个问题,互联网行业在推动供给测改革的同时,以及消费升级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在经历了5年的高速发展以后进入了深水区,互联网用户的增长速度明显放慢。包括中国遭遇网民的红利危机,在这样趋势下,我们每年的问题来了,今年互联网的趋势是怎样的?

王世雨:当前互联网的投资赛道就是微信互联网

王世雨:做VC的人,每年大家同行碰在一起或者媒体朋友问的时候都会问今年你关注什么方向,互联网还有什么可投的领域。坦白讲不能做精准预测,其实就跟股市一样,不能预测未来一个星期和一个月的走势,但是整体从互联网格局来看,从经历了PC互联网到从2012年开始的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然后到今天2018年移动互联网的这波红利基本上已经消失了,其实它的表现形式就是不管是创业公司也好,还是大的这种互联网公司也好,他们在流量获取上的成本非常高,大公司还可以接受,很多创业期的公司很难通过这种买量或者是流量购买这样的方式去把自己的用户规模扩大。

从流量的角度来讲,移动互联网基本上是一个相对讲红利的终结期了,都不是晚期了。从流量来看,因为互联网最重要的还是流量,流量的地方我们觉得像微信这样的平台它现在可能日活到了七、八亿这样的量级。那你基本上这个量级是约等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总用户群,还要刨除掉不是互联网人群的人,现在大家有一种提法叫微信互联网,也就是在PC互联网之外,下一个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外的一个方向是微信互联网,微信互联网里面孕育很多的机会,当然微信本身是通讯工具,有很大的流量池子,现在大家在里面做的事情,内容创造的也好,或者是在平台之上搭建亚平台,或者是帮助有流量的人做变现也好,各种各样的创业生态称之为微信生态,还有比较火的拼多多都是社交电商里面比较优秀的代表。如果回答主持人刚才的问题,我们能够看到说还有一定的流量红利,能够相对来说清晰一些的投资赛道就是微信互联网。

刘开锋:当前互联网环境下,流量的精细化运营越来越重要

刘开锋:刚才王总的观点我非常认同,我想从两个层面来回答刚才的问题,一个是从宏观层面,另外一个是从微观层面。整个宏观层面来看,我只能做趋势上的预测,在宏观层面上很难落地到具体的方向上。

宏观层面我可能三个点:

第一个是互联网的发展有一个前提,就是需要网络基础设施本身的推动,刚才王总提到移动互联网是2012年作为一个元年,作为元年的原因是中国开始部署了3G网络,3G网络以后宽带上网、移动上网非常便捷,催生了网络用户的变化。往前看,当前的网络设施还有非常大的升级空间,就是国家正在讨论的5G。因为5G比4G下行带宽的速度还要宽一百倍,现在我们的4G已经网络速度非常快,很多互联网应用可以很畅快地体验。在5G比4G还快一百倍的情况下,还会出现新的机会点,尤其是在大带宽的情况下会出现非常大的应用。只是说这个应用我们现在无法预判,但是应用肯定会带来。因为在整个的互联网,互联网在IT界一直有一个定率发生的作用,我们发现2G、3G、4G手机每年更换,带宽越来越强大,但是手机仍然不够用,为什么?安基比尔定律存在。未来5年仍然是有这么大的定律吃掉这么大的需求,这个机会点是什么?不知道,但是会来临。就像2012年我们预测到现在,我们也无法预测未来3—5年互联网的变化。所以机会还有,只是机会在哪里。

另外一个宏观上的观点就是流量确实已经非常地枯竭了。因为最新的数据可以看到2018年的3月到上个月整个移动终端的用户量10个亿,每个月环比增长只有5%,红利已经基本表示枯竭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苹果手机的出货量环比在下滑,这基本上就说明了当前的流量非常紧张。

那么在当前非常紧张的流量情况下,我们怎样移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变化,那么我们认为第二个宏观的认识点就是流量的精细化运营是越来越重要的。流量的精细化运营越来越重要,这就需要后面新技术的支撑,比如说现在人工智能的技术、大数据的技术。因为现在整个对我们个体来说,已经处于二维空间,一个是我们处于原子的世界,就是现在的世界,第二个是比特的世界,这两个世界是重合的。在原子的世界,生产要素发生了重构,在这个世界上互联网已经成为了生产关系,那么生产力就是云计算的能力,在这里面有非常重要的要素就是数据,数据越来越多地沉淀,数据和计算的结合就发挥了重要的人工智能的价值。在人工智能价值的过程中,让我们在流量的精细化运营当中会做很大的辅助作用。我们前面看过一个电商,它是在细分领域做电商引流的公司,主要是面向男性、体育爱好者细分领域做引流的。他现在告诉我们说现在选品靠人、靠经验和我们对商业的感知,但是再往后会逐步逐步进化到由人到机器的替代,以数据分析的方式是帮助它选品,用数据的方式告诉它在哪里买量,怎样推广。所以当前的情况下,流量的精细化运营越来越重要了,但是前提是要应用很多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

第三点就是王总提到的微信互联网,确实是这样的。因为当前的互联网肯定不是最终的互联网。那么时时刻刻都会有颠覆性的机会出现。比如说现在,现在微信已经成为了操作系统,以微信作为操作系统的应用机会会出现,小程序已经看到了非常多的机会,那么在这个情况下,是不是一种对当前的手机App上的机会的颠覆,那么还要往前判断和观察,这也是要留意观察和投资者关注的地方。

屠铮:互联网红利分为基本红利和升级红利

屠铮:前面两位非常全面,我补充几句。因为今天的主题是移动互联网的迭代和升级,迭代就是有一种承上启下的感觉。我们说模式的更新、创新、技术更新,最终是什么?无外乎是产品变化,或者是用户变化,推广方式变化了,收入模式变化了,这些都是迭代创新,而且是像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永远会存在这样的作用。刚才我们也谈到了一些有关互联网的红利,因为红利对互联网很关键,我愿意将红利分两种,一种是基本红利,从不使用到使用,一种是升级红利,前面的那种是看到了尽头,后面是永续存在的。

目前中国什么情况,刚才也说了我们无线互联网的渗透率增加了很多,如果单靠增加渗透率好像不现实,无外乎是两种,一种是你去做出海,现在我们看到很多的创业者已经收视率很高了,我们到泰国看看,东南亚看看,东南亚十亿的人口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我们将中国的模式搬过去,这样一种创业的方式。另外一个方式是我们去西语国家,也有五、六亿的人口,互联网相对落后,这也是很好的方向。

而回到国内的情况,渗透率很高的情况下,无外乎是第一内部流量的倒腾,每年还会看到新物种的出现。今天是你在陌陌上,明天可能是到探探,可能他们是有竞争的关系,互相之间抢流量,这个事情就是迭代,这是产品的迭代周期与往常是有很大区别。我们以前一个新物种出来可能2—3年,现在一个新物种出来就是6个月,这是内部流量的倒腾。

第二个是否存在升级的红利,也就是新增的红利。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在思考,我们看到的是的确是有一些新需求的层次,尤其是最近一两年由于技术带来的需求的产生,这里面还要分To C和To B,随便举一个例子,我们投过一家做饭机器人的企业,如果以前大家买菜做饭一定会去超市或者是到哪里买菜解决,它很简单,就是洗、切、炒那个机器人一套给你解决。你不需要去超市,每个礼拜、每个月订菜就可以上门了,这批也是增量用户,也是会给你带来红利的。

刘博:移动互联网未来的三个机会

刘博:最近我们讨论最多的是政策,可能大家感受到网络的内容受到了严格的监管,马上在线教育、电商就一波一波的监管袭来了,对于很多中型、大型的公司最近是很镇痛的时间。基金内部讨论这个的目的,就是危机背后的机会在哪里,也就是我们投什么东西。

2015、2016年我们访谈一些人问他们怎样看待电商,他们觉得三个字不公平,他们觉得不公平地竞争,同样卖东西他们的融资渠道与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过去二十年,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所有的创业者都享受到了新手资本的红利。你现在卖东西的很清晰的大家都是卖东西的,做内容的大家都是做内容的,移动互联网变成了水电煤一样的存在。

所以未来的机会我们看下来粗略地分是有三方面:

第一方面可能是人民希望互联网公司更好地扮演好水电煤的角色,提效提升技术壁垒,所以这里面可能是有一波技术公司的机会,作为第三方提供相应的服务;

第二方面就是所有的用户如果已经没有增量红利的话,那么大家都进入了移动互联网世界,那对于很多有好的产品、服务的公司来讲他们的教育成本降低了,它可能不需要1亿、10亿的量,但是它给的产品和服务是有利润的,它可能需要一个垂直的人群就需要盈利,这也是很好地解释为什么2017年很多的VC就开始看新消费了,因为人群的打标签和集群就完成了。所以我们就研究什么样的技术可以把用户的消费周期和生命周期拉长。我们就推出了订阅的模式,鲜花的订阅、男装的订阅;

第三方面是跟产品和服务相关。前两天我们访谈年轻用户时,跟他们聊的时候有一个发现让团队很惊讶的,有的时候你去问一个高中生,在他们看来打车这件事情他是不会到马路上招手叫车的。所以大家厮杀的战场,外卖、打车已经教育了相当的用户,现在用户就觉得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状态。借由消费路径的转变,其实会有很多更具匠心的公司会提供更多的产品,它也是借由用户信息和购买渠道的变化,它去打原来线上起来做产品和做服务的公司,会有这样一波公司起来。

总的而言,在我们看来机会还是蛮多的,尤其是最近,像之前前面嘉宾也提到就是做好基础设施的公司。如果它来不及做深度的服务和产品,或者是遇到黑天鹅事件,用户的外溢效应会波及很多的中小型公司,最近你会看到很多种小型公司因为这波黑天鹅量还是涨得不错。

潘翔:互联网三大块红利

潘翔:面四位嘉宾讲了很多,我稍微补充一下。核心来讲就是流量,两微一抖加快手。其他的流量越来越少,所以很多投资都在投微信生态,小程序、游戏等。

今天我们聊互联网,可能还有三大块是有红利的地方,一个是出海,我们有印度团队在,经常印度团队聊怎样看中国的相亲,中国真的是这样吗?中国投资人会有做时光机的感觉,印度团队原来是中国的啥啥,投资也好、对产品的理解也好可能更精准一些。

第二个是人群的拓展和城市的下沉,比如说现在越来越多的是三、四五线主打,我是三、四线城市的拼多多,我是老年版的移动什么什么。主要互联网人群都是年轻人,年纪大的年纪轻的还未被移动互联网覆盖,或者是四、五、六线和七、八、九线的城市还未覆盖,所以进行最后一波收割。

第三个是移动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的结合。我举个例子,三个行业都有被投的公司,比如说出海我们投了由亚马逊的创始人创办的一家公司,人群下沉是拼多多,还有移动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结合的货满满。所以这是有一些红利的地方,除此以外还有互联网的服务,这不在移动互联网的范围内。

周伟丽:很全面,刚才很多嘉宾讲到微信,主要是平台的迁移还有技术的发展带来的新的红利,还有流量,消费升级讲到出海,从一二线城市下沉到三线城市下沉到农村渠道,应该说讲很多。但是再回顾一下,在2013年和2014年时,最大的互联网的热点就是O2O,在2015年时,应该说互金是亮点,2016年出海是亮点,包括资本的出海和中国商业模式的海外复制。2017年的时候不用说了,共享。所以经过这么久热点的轮换,今年似乎看起来投技术的升级、技术的发展或者是通过技术的升级制造了一个新的商业机会,成为了大家的共识,应该说今年的热点比较散。但是我倒是认为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就是区块链,区块链的技术甚至是ICO的货币,待会儿有时间我们可以深度聊聊。

提到互联网,我想再提一下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曾经疯狂的补贴跑马圈地,出行用车今天已经尘埃落地,VR、AR成为过去热门的概念,大家震憾于机器人超越人类,创业者仍在探索具体的应用和开发的方向,越来越多的内容,付费这个产品出现,在求知欲和危机感的驱动下,消费者越来越愿意买单。在乱像丛生的复杂环境当中,大家认为是危机还是泡沫?

请问清流的刘博,最近一波监管应该会监管到您刚才所说的话题,你觉得现在是出于泡沫还是有巨大的机会存在。

乱像丛生的复杂环境当中,泡沫和机会并存

刘博:首先基本上VC行业里面发生的事情都是泡沫和机会并存的,只要有机会点,资本的嗜血性就会追成泡沫,但是做出来的公司最后能够给资本带来不错的回报,我觉得还是会有较大的赢家出来。

针对您刚才所说的问题,我会觉得这波会改造很多的供给端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具体的问题,比如说现在大家内容付费、知识付费,我觉得并不是用户愿意付费了,而是你的移动支付便捷到一定的程度,你的网络组织,移动互联网内容组织的机制和奖励机制友好到一定的程度,确实鼓励了很多不错的KOL或者是大V们出来贡献有意思的内容,就是只有你这个内容是有意思的,用户才有付费的意愿。

增量市场最多的机会在哪里?

周伟丽:随着分水岭的到来,大家都说获取流量困难。要从拓展新用户深耕老用户,守住价值更高的存量市场。想问一下对于新入局的创业者而言,在基础和时势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他们应该怎样做,还有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增量市场最多的机会是在哪里呢?

刘开锋:确实比较难在当前的移动互联网的生态当中找到机会点,但是机会还在,也有嘉宾分享过,从我们基金布局的角度,我们是从三个点来看的。

第一个是流量,我们说的当前的流量是我们当前的流量,而未来的流量是未来的流量,未来的流量与当下的不是同流量。比如说当下的流量是统计移动端、PC端接入互联网的流量。但是其实接入互联网的终端很多种,除了PC和智能手机,我们还有其他的屏,只要有屏的都可以接入互联网。比如说电视屏,也有企业在里面耕耘。还有车载互联网,因为车上也有一个屏,将来的车就是一个移动的手机,所以车联网也是一种流量的体现。除了这几种有屏的东西连到网上产生流量机会以外,其实随着现在的物联网,以及物联网协议的发展的时候,还有一种流量就是智能终端,有的是消费的智能终端,也有各种应用的终端,它也会接到网上,作为硬件流量的接入点。像现在的智能音箱就是一种入口,包括无屏的投影仪其实它也是安卓的载体,也可以连到互联网,其实这是一种流量的体现,这个硬件不是传统的手机。Hardware和智能终端的流量也是一个机会。这是我们考虑的第一个方向。

第二个就是我们总结一下就是出海、下乡、银发、儿童。出海确实是一个机会点,我们在2015年、2016年曾经并购过一家俄罗斯的公司,当然我们也是投资俄罗斯TMT领域的第一家机构。当时我们在俄罗斯做尽调时,在俄罗斯的整个市场上能够深刻感受到他们的物业、门卫里面几乎没有快递,中国的门卫里面都堆满了快递。在俄罗斯很多的场景还是Cash和信用卡,很少有扫码支付。在俄罗斯我们请教过当地的一位华人司机,他说当地也有一个平台,但是它的体验和我们的微信差很多。这也说明海外的互联网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刚才也提到了东南亚,我们前面也看一些企业,他告诉我说中国的直播和中国的一些社交等平台在东南亚非常受欢迎,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人种特性的相似点,因为东南亚的人种天生就是压抑的民族,在互联网的开放情况下他们有发泄的需求,所以在东南亚,直播、社交走过去很容易引爆。

还有老年经济,因为中国已经步入老年人的社会,是否有适合老年人的APP出现。还有下乡,像拼多多就是打的这样的结合,就是线下的人群,社交+下乡的列变的结合,这种模式还是有创新的点。

这是我们现在关注的几个方向。

哪些技术更受接盘侠的亲睐?

周伟丽:非常感谢!大家提到移动互联网的投资跟早期挂钩,最早投天使是进移动互联网结合的。所以我想稍微展开聊一下,因为移动互联网波红利是收缩的,但是这波收缩是下一波的来临之遇,把握分水岭的机遇是新的关键,新一轮的技术以迭代的方式集中涌现。比如说我们谈到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甚至是精准医疗的基因技术。想请启赋的屠总谈一下,投哪些技术更受接盘侠的亲睐。

屠铮:这是一个哲学的问题,这个世界信息是瞬间万变的,但是可能不变的是每年我们在这儿谈机会,谈泡沫,我们在谈危机。每年我们谈都是好好的,创业者一波一波起来,投资基金也并不是迎合风口,过了一段时间总有一个迭代,所以投资机会很多,不是因为风口的来临和消失我们放弃这个领域,或者是集中在这个领域投资,我们按照自己的节奏。不是因为电商如此聚集我们就放弃电商投资,就像拼多多一样又出来了,还有因为信息媒体,最传统的互联网媒体的表现形式,已经很传统了,今日头条也很好。所以在很多的细分领域,就是因为它在不断地升级当中,我们永远有机会,一个是存量的,还有一个是增量的。

增量我们说的机会,有些消费点没满足,有些因为技术原因还未满足的需求点,可能机会更大一点。刚才我和他在聊宠物用品,这很细。中国原来的宠物用品非常差,把狗、猫养活就行了,但是现在把狗、猫当成Baby,比自己的小孩还养得贵。那时候我们的狗粮产品等要有升级,对待它像对待Baby那么好,这是不是投资的方向呢?这是不是蓝海?包括AI、大数据,与To B的传统企业升级有巨大的机会,包括产业链上下游结合。我们现在虽然互联网渗透率很高,但是与互联网相关能够渗透的行业也就1/10左右,但是我们每年的GDP有80万亿左右。

刚才谈到区块链,我特别不想聊,因为去年、前年都聊过。我们发自内心地觉得它的技术很好,因为我们还是对链圈感兴趣。并不是说2017年下半年风口一来,由于币炒作了,我们就疯狂投币交易所,我们看看底层到底哪些因素促进了各行各业的极大提升,底层技术是我们关注的点,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马上疯狂布局这些,我们会一边看,一边找合适的Timing,找到落地的点。当然我们也投了几家,也是从底层的工链入手。

周伟丽:马上结束了,各位能否以简单的一句话或者是几句话总结一下,或者是各位想跟大家说点什么。

王世雨:我觉得就是整体而言,我不知道今天现在还留在场内的是媒体朋友多,还是创业的比较多,还是同行比较多。同行的话我们就是且行且珍惜,竞争很激烈,我感觉VC比创业者还多。

媒体朋友就说点阳光的,我们不要看眼前的所谓流量,整体上你相不相信中国5—10年会有一个大的运,如果你相信的话,整体上很多的机会都会有。而互联网作为提升整个社会效率的基础设施,我觉得一定会有它的一席之地。

对于创业者而言,希望在创业这件事上,本身光有激情是不够的,所以我首先不赞同大学生创业,其次不赞成你因为工作做得不爽而离职,你创业的唯一理由是你不离开或者是不开始干这件事就睡不着觉,这种状态是适合的。如果你仅仅是跟老板处得不好,或者是工作没意思就出去创业,这种创业的失败率是99%点几,甚至是后面加几个9。

刘开锋:刚才我们讨论的这个话题比较严峻了,说到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已经枯竭了,在当前的情况下,投资者怎样找到好的投资机会是一样的。所以整体而言,刚才也提到了VC的竞争也挺激烈了对我们来说我们总结是:精进的2018,砥砺前行。

屠铮:大家都很忙碌,我是忙碌之余还看几本高质量的几本有效的书,可能对人生会有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可能,静下心来好好读,尤其是哲学书、生物和物理书,总结出来的东西可能对你的创业有很大的帮助。而不是说人云亦云,道听途说,抓住本质性的一些规律。

刘博:过去市场上连接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也希望更多的创业者能做供给和服务改造的事情,创造价值。

潘翔: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现在创业机会看似越来越少,我和同行聊,大家觉得没什么机会和热点,特别是区块链一来,大家觉得心态崩了,很多币圈的人发了。但是这都是暂时的,放长远来看的话应该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大家不要觉得现在机会越来越少了,细细发觉还是有很多的痛点没满足,特别是B端,还有很多C端的公司也没做得很好。举个例子,有些独角兽公司长很大,但是根基不是很牢,被某些公司轻而易举地拿掉份额,所以这些还是值得创业者发觉的。

周伟丽:感谢嘉宾们的分享,今天大家提到趋势讲了今年的趋势非常发散,当然我再次呼吁大家关注区块链、关注技术创新。

感谢各位!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