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只剩三条路:抱大腿,卖好价,做线下!| 投资人笔记
        周伟丽 安芙兰资本创始人,天使投资人
        安芙兰资本创立于2006年,主要关注移动互联网和大健康领域的潜在投资机会。目前管理二十支人民币基金,管理基金规模四十亿人民币,已投资近百家优秀企业。
        周伟丽女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中国人民大学MBA,长江商学院EMBA。十年实体创业和经营管理经验,十年创业投资行业经验。专注移动互联网领域020电商、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教育、移动医疗、手游文创等的天使投资。带领团队投资近百家优秀企业,在企业孵化、上市融资、资本运营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是资本市场颇具影响力的专业投资人。
        2014年被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评为“中关村天使投资人新锐”,2015年安芙兰资本被清科评为2015年度天使创投机构TOP30.
\
        周总的办公室布置得古色古香,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匹木质的骏马工艺品,房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2015年11月26日上午,在这个办公室,她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 
        她认为做投资和做企业一样,必须具备高瞻远瞩的眼光、整合资源的能力、持之以恒的毅力。在市场风向上,周伟丽认为文化、体育、互联网金融、健康医疗等领域风囗正劲,移动互联网创业企业经过几年的发展,上市前的投资风囗也随之开启。
        不投      “75”前和大学生创业
        新京报:是什么样的机缘使你从做实业转向做投资的?
        周伟丽:我95年开始创业,那时候经营的公司主要做化妆品和工艺礼品,管理着1400人,年销售额过亿,当时就考虑过公司上市的问题。但是我也观察到,外贸出口行业虽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比如说保鲜技术,但毕竟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中国的外贸企业要开始走下坡路,利润会越来越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经过仔细考虑,我决定进入资本市场。2005年,我进入股市,在2007年中国A股市场达到高点时成功逃顶。资金退出后,我觉得一级市场的布局尤为重要,在朋友的带动下开始做股权投资,这样也就诞生了安芙兰资本。
        新京报:你觉得做企业和做投资一样吗?
        周伟丽:走到今天,我觉得做一家好的基金和做一家好的企业,背后的原理是一样的。首先,做一个工厂,采购、生产、供应、销售等每一个部门都必须一应俱全,做一个投资基金,募、投、管、退每一个部门也必须齐全,缺乏任何一个都会影响发展;其次,做一个企业,计划调度很重要,只有把如何把产品交出去,如何把钱拿回来这些问题处理好了才能维持正常运转,做投资也一样;最后,对于创始人而言,做工厂、做基金都必须具备高瞻远瞩的眼光、整合资源的能力、持之以恒的毅力,这三点要素是共通的。
        新京报:那做投资和做企业有没有什么不同?
        周伟丽:对于企业而言,同行业的竞争更强烈,但投资多“以和为贵”,特别是天使投资领域,圈子比较小,很多基金都是彼此互为LP, 算下来都是合投。此外,企业在管理上更多地向内看,更关注企业上下游的发展和自身状况,但是投资基金需要更多地向外看,关注宏观经济走势和国内外的发展趋势。
        新京报:安芙兰目前主要的投资领域有哪些?
        周伟丽:我们主要布局移动互联网天使投资五大赛道:消费升级、互联网金融、运动健康、互联网教育、手游文创。另外,也关注生物医药大健康、新材料等一些创新商业模式和高新技术领域。
        新京报:安芙兰资本有不少项目已经成功退出,你们的投资标准是什么?
        周伟丽:投资的关键是投人。不同的阶段,对人本质的要求是相似的。无论是天使阶段,还是要求有良好财务数据、团队支撑、技术门槛、市场空间等的Pre-IPO阶段,最终还是看人。人对了,其他不足之处都能够补足。人投不对,再好的项目也不会成功。
        新京报:具体怎么看人?
        周伟丽:投什么样的人,远远小于不投什么样的人的重要性。比如不投股权结构比较平均的公司,因为说明团队中没有能够全面掌控公司的人;不投75前出生及大学生创业,前者经历过去那么多机会都没抓住至少说明没有商业的嗅觉,后者试错机成本太高;也不投那些天天吃斋念佛、打高尔夫或者很小资喜欢到处旅游的创始人。
        新京报: 能得到安芙兰资本青睐的创业者有没有什么共性?
        周伟丽:我们希望选投有互联网大公司工作经历的人,和带互联网基因的创业者。他们最好是能够有机的整合各类资源,有野心、有包容性、有毅力、有学习力的聪明的年轻人。
        比如互联网创业项目,有互联网基因的创始人,特别是TABLE公司走出的高管,他们创业的成功概率更高,创业者的融资能力怎么样,大局观怎么样,PR新媒体推广能力怎么样,这些也都特别重要。
        新京报:安芙兰多支基金都有政府引导基金的参与,大量的政府引导基金参与对于创业投资圈带来什么影响?
        周伟丽:政府发现通过扶持投资基金的方式间接推动中小企业的创新非常有效,也加大了对于政府引导基金的支持力度.2014年是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年,已经开始深入北上广深之外的城市;2015年政府引导基金开始遍布二三线城市,进行跨越式发展。
        相较于直接扶持的方式,政府引导基金是一种间接扶持的方式。市场化基金能够选出更有生命力的优质项目,能够让政府的钱真正用到刀刃上,带来更高的市场效益和社会效益。而且由于引导资金可以循环使用,政府引导基金可以持续扶持更多的创业企业。
        移动互联网      “准独角兽”的投资风囗已开启
        新京报:从去年到今年,你认为互联网领域的创投热潮有没有什么变化?
        周伟丽: 2014年被业界称为“创业元年”,或者说“天使投资元年”,大家都认为风口到了,大量的创业项目蜂拥而起,创业者也开始良莠不齐,却很容易拿到钱,且从年初到年尾,价格翻了一倍不止。
        今年创业者冰火两重天,上半年比较浮躁,创业者从2C、2B转向2VC,滥竽充数的比例更高了,坑更多了。到下半年转冷,在8月份股市下跌传递到一级市场后很多机构就不再投资新项目了。今年我们面对市场冷与热都保持冷静谨慎,我们的投出率约为一千个项目选投5-10个。
        由于项目数量增长,投后工作量也随之增加。我们虽然保持着原来的投资节奏,但也会投资一些离钱近的项目,比较容易生长。
        新京报:有哪些细分领域让你觉得需要谨慎投资了?
        周伟丽:应该是O2O吧。去年投了一年的O2O项目,主要的投资逻辑是去门店化、懒人经济、让服务业重回客户体验的本质。到2014年底的时候,就应该谨慎投资O2O了,主要原因是大部分领域的王者已经出现了,他们不但是资本圈的宠儿,而且具有超强的执行力和整合能力,比如说上门美容领域的美容总监等。
        特别是外卖领域,像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等大鳄已经进入白热化竞争了,再有创始人想从零开始做这些领域的话,我们建议他还是转行吧。美团大众都合并了,O2O要么抱粗腿,站好队;要么谈个好价钱把自己卖了;要么老老实实走向线下把产品服务做好,甭想建平台颠覆谁了。
        新京报:那就是O2O坚决不投了?
        周伟丽:也不是,如果创业者做一些特别特殊的、新兴的O2O领域,还是有一些机会。2C机会应该会越来越少,但2B领域还有不错的空间。
        新京报:您觉得下一个风口会在哪里?
        周伟丽:近期而言,文化、体育、互联网金融、健康医疗等领域风囗正劲。去年很多人还看不清互联网金融,在纠结它合不合规的时候,我们就投了一些公司,像先花花、真融宝,他们从今年开始往B、C轮冲刺。今年我们还投了票金所、房司令、易购卡、乐投天下、平安理财等。供应链金融还有很多的机会,还是值得深挖的。
除了互联网金融布局以外,今年我们也会投入一些文体健康类的,文创、大健康类的领域,这个领域我相信也许明年就是一个热点了,一定要在热点来到之前进行布局。
        新京报:移动互联网主要还以天使投资为主吧?
        周伟丽:其实从2012年开始的这一段时间主要是以天使投资为主,但经过两三年的发展,移动互联网领域已经成长起来一批发展相对很好的准独角兽企业,目前这个阶段,移动互联网领域的PreIPO投资风口已经开启。
        新京报:你觉得哪些因素才能促使企业成长为独角兽?
        周伟丽:靠谱的团队、无限的市场、永远花不完的钱是当今创业成功的三要素。
        投资行业      没有"女士优先"
        新京报:投资人中女性很少,作为女性投资人的优势是什么?
        周伟丽:作为一名女性投资人,优劣势都有,这个行业也没有“女士优先”。投资是一件非常理性的事,需要的是深度逻辑思维,稳、准、狠地抓住本质,这就是为什么男士更适合做投资。对我而言,因为我是魔蝎座,智商比情商高,对市场热点反应敏锐,坚守自己观点,比较适合做投资。
        相对而言,女性会有比男性更感性,在男性投资人多、男性创业者更多的投融圈里,女性可能会更容易跟投资人合作、跟创业者沟通。另外,女性的忍耐力、理解力以及包容心会更强一些,能更好地解决一些合作中的意见分歧。
        新京报:你早期创业的时候做的是化妆品,后来是工艺品,都是针对女性消费者,那后期投资来看也倾向一些女性消费领域吗?
        周伟丽:我不觉得投资跟性别有太大的关系。我也不会因为自己是女性,找项目的时候就特别关注女性创业者做的项目,或者服务女性的项目,这不是我考虑问题的逻辑。但是我们也确实投资了一些服务女性的项目比如美容总监、好狗狗等,女性消费也是潜力很大的一块市场,特别是新兴服务方面,以后也会加强对“她经济”的关注。
        新京报:资金之外,安芙兰资本还给创业者提供哪些帮助?
        周伟丽:安芙兰资本注重投后服务,为此打造了兰天使孵化器平台,主要为我们投资的企业进行服务及潜力企业的早期孵化。比如我们会为被投企业提供战略指导、CEO-training 、技术对接、融资对接、政策融资、税收筹划等一系列服务。我们还专门投资了一些为企业做科技服务、商标注册保护、企业出海媒体、创业媒体类企业,甚至直接投资创客空间,用这种方式达成协同服务,帮助投过的创业企业快速成长。
        有些企业不足两个完整会计年度,我们会做一些小的整合并购来加快上市进度。像这种整合并购,我们都是免费辅导,包括如何合理避税,上市前后的定增,这些我们都会帮助企业来一站式的完成。
        新京报: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周伟丽:我们也正在准备三板上市,着力打造股权“投资+孵化器+互联网金融”三位一体的兰生态,更好地为创业者服务。另外,我们也将打造投资人俱乐部和创业者俱乐部,加强合作,搭建一个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互动平台。我们近期的目标是管理百亿规模基金,孵化百家独角兽企业的“双百计划”,力争成为资本板块最具潜力的天使牛股。
 
 
本文首发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
文/新京报记者  王鹏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