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天使对话风投大咖: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主持人:今天有幸请到多位中国市场上著名天使投资大咖到场,跟大家一起畅谈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以及创业与投资领域的诸多看法。首先请做一个自我介绍,介绍一下自己经历,和投资关注的主要领域。
李一男:大家好,我叫李一男,之前在不同的公司工作过,现在是金沙江创投的投资合伙人,自己也做一些个人投资。
黄明明:他这么低调,我都不好意思介绍自己了。他说的不同的公司包括华为、百度等。我也谦虚一点,我叫黄明明,我之前也在不同的公司做过,自己也做过多次创业,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从2013年开始做天使投资,今年年初做了一个美元的早期基金叫明势发现者基金,专注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希望有好的项目跟大家合作。
吴世春:我是连续创业者,从2003年到2013年一直在连续创业,创立了四五个公司,有的公司也在准备上市。做天使,就是为了能把之前的经验和教训带给更多的创业者,能在帮助他们跨越从0到1 的阶段起一些作用。我以为做天使投资是一件比较正能量的事情,很有成就感。从创业过程就开始做天使投资的事情,但是把其机构化是在今年在初,开始筹划梅花天使,到目前为止,梅花天使是市场上比较活跃的天使机构。
安磊:大家好,我叫安磊,来自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管理处,今天也是非常荣幸跟投资界的朋友共聚一堂来参加兰天使孵化器成立仪式。首先,我对兰天使成立表示衷心祝贺。我将从创新型孵化器的功能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我们的工作就是对全国的孵化器做业务指导。目前全国有孵化器1500多家,国家级的400多家。孵化器内的企业7万多家,毕业的企业5万家,上市的有近200家。孵化器对国家的经济发展贡献很大。现在在孵化器里就业超过158万人。最近几年,以中关村为代表的新型创新孵化器开始建立 ,今年6月中关村创业大街也已成立。兰天使孵化器的成立是很有意义的,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我们非常鼓励创办以投资为主的孵化器。尤其是以股权为纽带的关系,才是长期的稳定关系,而且能为企业提供更加的高端与专业的服务。今天能来参加兰天使孵化器的成立很是荣幸。
周伟丽:大家好,我是安芙兰资本周伟丽。我是19年前开始做实业, 13年前转行做PE及咨询服务,3年前开始做天使。以北京、山东为主要基地,辐射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目前管理着10只基金,总规模十几亿吧。今天很荣幸能跟梅花团队和E盟联合发起兰天使孵化器,也希望为创业者带来更多的服务。我们的梦想是让创业者成为伟大的企业家。
曹国钧:大家好,很高兴能参加兰天使孵化器成立仪式,我是E 盟的发起人。虽然我从今年年初开始做投资,但是我已关注天使投资很长时间了。希望充分发挥E盟强大的优势,与兰天使孵化器相结合,更好的为创业企业服务。
\
主持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大家可以从自己的领域谈一下发展方向。
李一男:这几年移动互联网发展十分迅猛,尤其是智能机从近三四年开始广泛普及以及有很多应用快速发展,比如的的打车,快的打车,改变了大部分人打车的模式。总体来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是在根本性的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将广泛的渗透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对于创业者来说,一旦有先行者能解决日常生活,商品销售,金融服务等领域的问题,这样的企业有很快的发展和迅猛的成长机会。
黄明明:大家一方面感觉中国互联网经过十年的发展,机会现在再涌现出来比较难。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做天使的经常在一起谈论,感到很兴奋的一点,未来的五到十年每一个传统行业垂直领域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深度的整合,甚至被颠覆的机会会比以往任何时间都大。通过互联网与和移动互联网的改造,每个垂直领域都会有1到2家100亿美金,甚至更高市值的公司出现。从现在到明年上半年,将是O2O领域一个比较大的机会,如果你没能及时发现,到时就可能是B轮或C轮了。第二个趋势,从投资角度来讲也存在闪购了。闪购就是说以前我们看一个项目有几周时间做调查、研究,现在上午看了一个项目,如果下午不能决定,可能就有几家公司在做跟进了,而你就要在B轮或C轮才能进。 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渗透已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
王啸:大家好,我叫王啸,2000年加入百度,做了十一年时间,从百度出来做了三到四年天使投资,主要看互联网相关的早期项目。移动互联网有几个比较显著的特点:第一个:用户的普及度更高,不管是一线城市还是四线城市,不管是IT精英还是司机、保姆都在用。其对于传统行业的颠覆会更大。第二个:移动互联网周边智能配件,包括智能眼镜、智能手环等都在普及。我认为被动上网的过程会在未来几年成为趋势。这两个大的方向都存在比较多的机会。
吴世春:之前的十几年,中国的互联网改变了中国的很多方面,不管是经济领域还是社会领域。但是我相信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会更深刻的改变中国的更多方面。从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重要性,就好比是进化论中从植物到动物的进化。动物的产生是人类进化中巨大的进步。从梅花天使投资策略来讲,我们会扎根于移动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垂直领域,教育、金融、医疗、O2O、手游、垂直电商方面的机会。在互联网时代,4年产生一个40亿美金的聚美优品的机会。我相信,未来在移动互联网领域,2到3年会产生一个百亿美金公司的机会。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起点比互联网要高,目前来看,基本上中美两国在移动互联网发展是同步的,所以中国移动互联网走出国门,国际化的机会大量存在。现在中国很多的手游产品,移动APP,都已经开始走出国门,面向全世界的消费者。从投资的角度的来看,大量的人才涌入天使投资,补足了投资领域最重要的环节—天使投资环节的不足。硅谷之所以能发展这么好,就是因为存在着20万高质量的天使投资人,我们虽然有差距,但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这对于中国创业环境的改善是很大的提高。
周伟丽:我是从PE 转向移动互联领域天使的,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感触很深,梅花天使投的项目半年时间,都会有几十甚至上百倍的回报。我有时在想已经有泡沫了么?当然不是!第一,随着消费升级、智能手机、4G网络、支付平台等科技发展与普及,移动互联的时代已经到了爆发时刻,移动互联网的交易模式是完全可以直接产生正向现金流的,而不像互联网PC时代,只要追求点击率博取眼球就可以了。第二,我们国家发展到现阶段,许多行业到了不得不转型的时期,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也加速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第三,现在TABLE公司太多的高管在创业,90后大学生也都在创业,他们是智能手机新商业模式先导,他们有技术、年轻不缺乏活力、特别是拥有互联网基因,这是非常珍贵的。所以创新创业是移动互联发展的最大推动力。第四,资本的推进。PE 机构转向天使,外资投向天使,政府引导基金更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众多的资金涌向移动互联网天使投资,创新创业就像火山下涌动变红的岩浆,一定会在近几年百倍的爆发,移动互联时代BAT即将涌现。互联网PC时代的代表是美国,我相信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代表一定是中国。 
曹国钧:我虽然是投资新人,但是也做过很多研究。在互联网时代,中美差距很大,美国领先中国三年左右的时间。但是从移动互联网领域双方基本持平。有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网络消费1.8万亿。 在传统企业,万达和百度、QQ合作,成立新的电子商务公司。万达已经在垂直领域与移动联网领域做了很多工作。我以为,移动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转行有很大的推动,很多企业也在拥抱移动互联网。
主持人:下面请吴总和周总给大家介绍一下为什么要设立兰天使创新型孵化器?
吴世春:对于做天使投资来说,有两个比较重要的环节。第一个是获得优质项目。孵化器是一种获取项目好的渠道。可以通过对社会公开的手段征集项目。第二个是孵化器能帮助初创企业跨越0到1的阶段提供各种平台性支持,比如人才支持、政策支持、办公场地等,对于创业者来说都是比较棘手的事情,用一种创新的方式为他们提供一站式的解决,从而让创业者把精力集中到如何做好产品,如何发展业务上去。
周伟丽:兰天使从以下几个方面来为企业做服务:首先,我们是投资拉动型孵化器,跟基地型孵化器是非常不同的。我们对入孵项目进行严格甄选,然后进行创始投资,并且会带来后续的资金注入。第二,我们会提供科技咨询服务,品牌保护、技术对接、政策融资、税收筹划…把我们这十几年咨询工作的经验投入其中。梅花十三张导师团会深入现场辅导,特别是对0到6个月的企业进行战略、人才、运营指导。导师们都是行业的牛人,百度七剑客、四大金刚、酷讯黑帮…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资源,是初创企业健康发展的保证。第三,企业做起来了,我们会打通上市直通车,用资本市场助力。做到孵化器的投资、辅导、培育、上市一条龙服务。孵化器对于企业来讲,就像是船和帆的作用,投资是帆,孵化是船体,承载了被孵化企业从出生到成长再到上市的整个过程。我们的远期计划是让兰天使孵化器走向新三板上市。
主持人:下面有请安磊先生谈谈关于孵化器的看法和为什么政府领导会大力支持这个项目?
安磊:周总、吴总的想法跟我们关于创新型孵化器的想法是一致的。将创业企业集中到孵化器中,来集中管理,也可以近距离的提供指导、服务。我们认为投资是最核心的孵化服务。我们讲的投资绝不仅仅是把钱给他,而是我们要对整个过程中提供全方位服务。传统孵化器更多的是提供场地服务,而新型孵化器正在与传统孵化器相结合,适应创业者的要求。所以不管是天使投资人,还是创新型孵化器最终目的更好的服务于创业者。我们也相信兰天使会有很好的发展。我们也非常希望兰天使孵化器能做大做强,最终上市。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