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大健康投资趋冷,7大投资人看重移动互联网和基因诊疗
\

周伟丽:癌症、糖尿病的免疫治疗基于基因测序的发展

        我来自安芙兰资本,我们从2006年开始做私募股权投资,已经做了将近十年,主要投资于移动互联网及生物医药大健康领域,以天使及早期阶段为主。目前管理基金有十几只,规模三四十个亿左右。我们在大健康方面投资的主要是移动医疗和生物医药领域。既使在生物医药领域我们主要投特别前沿的免疫与蛋白工程研究机构,类似肿瘤治疗性疫苗,无毒动物疫苗,或者一对一免疫性治疗等。
        我们的投资专家团被称为“免疫与蛋白工程的七君子”,有的是国家千人计划,有的是国家的百人计划院士,是由专业性人才组成。
        基因测序技术广泛的应用以后,生物技术在人类疾病治疗应用中迅掘起。以前研究解密一个病毒,要做出来大概需要八年的时间,现在可以在瞬间完成,许多新药、新的治疗手段将因此得到发展。
        2011年、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好比从以前的“计算器时代”进入到了“386的时代”,未来有大量针对基因与免疫治疗公司应运而生,过去对癌症的治疗,依靠放疗、化疗,还有手术、内分泌等常规的手段,现在大家可以听到用到一些神奇的疗法,比如癌症、高血压,你能想像打个疫苗就能治愈么?而且是治愈不是延缓。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我觉得这一切可能是取决于基因测序的发展,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机会,是生物界出微软或者出BAT的时代,是宁可错投不可错过的时候,移动互联现在反而是谨慎投资的时候了。我们不仅投了一些治疗性的机构,也投资与新型治疗方法相关联的一些检测、服务机构,打通上下游,我认为这个领域是一个比较有潜力的领域。看好的大健康领域:1、包括肿瘤治疗在内的大病的有效治疗方法和药物;2、影响生活质量的慢病(糖尿病、痛风、自身免疫性疾病);3、抗衰老的系统解决方案;4、大病和慢病的低损伤快速检测方法;5、组织器官的修复技术和材料。
        关于估值,投移动互联网天使期与投生物医药早期是一样的道理,相对于成熟期的TABLE公司来讲,早期投资时估值几千万、几个亿是没有太大差别的,对早期的公司来讲,估值有时会取决于创始人希望要多少资金来启动他们想做得事儿。比如我们在投北京爱维康生物这家公司时候他们实验室还没有建立很完善,而且没有设备,我们投资他,当时的估值是5千万,给了1500万建实验室买设备,过了两年,把糖尿病疫苗做出来了,并且进入了动物实验阶段。如果一旦成功,这是相当有价值的,可能会几十、几百个亿,甚至更高的估值,所以我觉得对早期而言多高都不算高,关健是投对!
        关于退出,投这种早期技术,需要很长时间的培育期。解决策略是不要把这个技术研究到一期、二期、三期临床,然后做产业化生产甚至上市再退,那得十几年吧。我们建议他们技术做到一定阶段,就卖给比较大的公司,专注于创始人自己擅长的研究领域。我们投了青岛明勤生物,做动物疫苗的公司,通过研究他们打开了疫苗的黑匣子,无毒疫苗,成本低,效果又好,做了十多个专利,有些已经拿到新药批文。他们专心做研究,然后把技术卖给动物疫苗的大公司,不仅收转让费,每年还收取销售提成。他们人非常少,但是效益是非常高的,明年也会上新三板,我们的回报一定是不菲的。
        对这种早期技术的科研机构,作为投资人来讲,应该采取一个比较宽容,比较乐观积极的态度。最近我们和宋庆龄基金准备合作发起一个免疫性疾病研究的慈善基金,让研究机构获得更多的资本支持,或者直接赞助想通过这种新兴方法治疗疾病的个人,来推进这个领域的发展。
        我们希望通过早期生物医疗技术的投资投出一个诺奖获得者,我个人未来希望建一个35岁俱乐部,让人类永远定格在年轻态!

返回